在“浙”里洞见美丽中国

刘星/2020-06-30/国内/阅读:

  中新网杭州6月30日电 题: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在“浙”里洞见美丽中国

  记者 柴燕菲 钱晨菲

  回顾浙江近15年发展,生态环境保护是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路上不可忽视的重要篇章。

  从靠山吃山陷入成长烦恼,到痛定思痛擦亮生态底色,再到深情护绿夯实“高水平全面小康”厚实本底,浙江一次次面临选择,又一次次作出抉择。坚定实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科学论断,“浙”里也成为洞见美丽中国的重要窗口。

  灰与绿的抉择:“速度与激情”按下停止键

  在浙江省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沁人绿意直抵心间。潘春林刚招呼完一桌客人,来不及休息就投入到下一桌订单的准备中。

在“浙”里洞见美丽中国

杭州富阳乡村。李潇鹏供图

  他是“春林山庄”的老板,也是天荒坪镇农家乐协会会长。作为余村最早开办农家乐的村民,小村庄关停矿山后“逆袭”的故事,潘春林不知已对多少游客说过。

  余村山多地少,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当地人靠山吃山,创办水泥厂、石灰窑,一跃成为有名的富裕村,集体经济收入最高时达300余万元。

  粗放式的发展模式给余村带来了“成长的烦恼”。“我当时在矿区开拖拉机,抬头看不见蓝天。出趟门回来眉毛、头发都是粉尘。”潘春林说。

  彼时,用环境换GDP的不仅是余村。时任浙江省长吕祖善回忆,经过改革开放20多年的发展,可以说浙江很少有地方不被污染的。21世纪初期,环境污染严重地影响到了人民的生活。污染最严重时,该省69个县级以上城市中66个被酸雨覆盖,其中33个为重酸雨区。其间也发生了一些重大的因环境污染引发的群体性事件。这些使浙江逐渐认识到,用污染环境换来的发展是死路一条。

  后来,惊醒的余村关停了矿山和水泥厂,村集体收入从最高时的300多万元降到20多万元。大受影响的钱袋子让村民感到彷徨。2005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科学论断在此诞生,余村人吃下了“定心丸”:将生态兴村的路子走下去。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在余村的实践也给浙江带来了绿色发展思维的启蒙。痛定思痛的浙江决心由“灰头土脸”重新梳妆,以环境换发展的“速度与激情”按下了“停止键”。

  之后数年,久久为功的绿色发展道路逐渐铺开:2006年,浙江省财政安排2亿元资金,对钱塘江源头地区的10个市县实行省级财政生态补偿试点;2007年,该省16个省级环保重点监管区和准重点监管区全部达标摘帽;2008年,开始新一轮“811”环保行动;2019年,在全国率先出台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试点相关规定,率先出台跨行政区域河流交接断面水质保护管理考核办法……

  至2010年底,浙江圆满完成“十一五”环保目标任务,环境保护能力和生态环境质量全国领先。

  破与立的平衡:谋发展与环保双赢

  如果说本世纪初对“金山银山”和“绿水青山”的抉择是时代大考,那么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则是对浙江绿色发展决心的突击检验。

在“浙”里洞见美丽中国

安吉余村。安吉县委宣传部供图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被喻为百年一遇,作为东部沿海省份的浙江可谓首当其冲。2009年一季度浙江经济触底,增长3.4%。

  面对经济保稳的压力,是回到之前的老路快速恢复元气,还是坚持绿色发展凤凰涅槃?浙江选择了后者。

  “当时的浙江经济要持续平稳健康发展,还存在着许多深层次的结构性、素质性、体制性矛盾。”吕祖善回忆,结构调整不是一朝一夕、三天五天就能完成的,是个长期的过程,要有恒心、沉得住气。

  彼时,浙江省委主要领导表态,不要唯GDP,不要追求一时的经济增长,要把眼光放远一些,要谋划一批管长远、管全局的大事要事,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

  2010年召开的中共浙江省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足见浙江擦亮生态底色的决心——会议审议并通过了《中共浙江省委关于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决定》,以深化生态省建设为载体,打造“富饶秀美、和谐安康”的生态浙江,努力把浙江省建设成为全国生态文明示范区。

  第三轮“811”环保行动、“四边三化”行动、“三改一拆”“五水共治”……一系列组合拳在浙江打出。

扩展阅读

上一篇:苏州市投资200亿元欲打造材料科学新高地
下一篇:外交部发言人就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香港国安法发表谈话

Copyright © 2002-2017 武汉一加二信息网 版权所有